太陽花學運領袖陳為廷在成功嶺替代役基礎訓練,未向國父遺像鞠躬引發爭議。陳為廷凌晨在臉書還原拒絕鞠躬的理由,因為他覺得向國父遺像鞠躬,「罪孽深重」;民主國家的軍隊效忠對象應是民主憲政的精神,而不是「國父」,這種威權時代留下來的儀式,通通都該撤廢。

陳為廷臉書全文如下:

一整天,大家都在為新政府解放高中服儀規定感到興奮。但晚上,卻看到這個新聞。實在覺得很荒謬。

簡言之,役政署長林國演直言,因為我在新訓期間拒向「國父遺像」敬禮,而當時並無罰則可以處罰。所以這次新訂了罰則。未來役男如果也拒絕敬禮,將被罰勤兩個小時。

一直沒好好講過當時拒絕鞠躬的理由。

其實事情很簡單:一個民主的共和國,根本不應該強迫他的人民,去膜拜任何特定的個人、和思想。

你說這是軍隊(姑且不論,其實替代役不具「軍人」身分)。但一個民主國家的軍隊,本來效忠的對象就應該是民主憲政的精神。而不是什麼「國父」。

事實上,我根本認為舉國上下這種威權時代留下來的儀式,通通都該撤廢。

--

在那個典禮進行的過程中,經過開訓、和結訓,先後將近二十次的大小預演。

在開訓典禮的第一次預演中,我才發現,有向國旗暨國父遺像敬禮這個項目。

老實說,第一次被要求鞠躬,我根本來不及反應。還是鞠了三個躬。

坐下之後,覺得罪孽深重。

我並不清楚拒絕鞠躬的罰則。

但我想到,在過去漫長的戒嚴歲月裡,有多少人是連看個電影,都要冒著被旁人唾罵、甚至毆打的危險,堅持在唱國歌的時候,勇敢緘默地坐著。

我想起拒考國父思想,最後拿不到台大畢業證書的鄭南榕。

我想起在這同個禮堂的好多同梯,都是過去的戰友。在不得不屈服的此刻,他們心中想必也感到同樣的屈辱吧。

後來有人說,我敢這麼做,不就是特權。要是在過去那個年代、要不是今天做這事的是我,哪可能不被處罰?

老實說當時,我確實猜測,自己在這場合選擇不服從,可能過濾器付出的代價會比過去、也比其他同梯來得低。真被處罰,或也是被取消榮譽假、晚幾個小時離營。

但既然如此,我還繼續在那鞠躬的話,豈不窩囊。自己都覺得對在威權時代抗命的前輩感到抱歉。

最少,也該替那些戰友同梯出口鳥氣吧。

事發之後,有營區內的管幹在匿名版上指控我,「為什麼前面二十幾次預演都鞠躬、只有最後一次才不鞠躬?根本在做秀。」

這裡順便澄清。鄰員可證。從開訓到結訓、從第一次預演到最後一次正式的典禮,除了遲疑的那一次,我通通都沒有鞠躬。

至於為什麼台上的中隊長和大隊長直到最後一次才點我起來?那就得問他們了。(順便為同為役男的管幹們說個話。他們那時都離我很遠。連台上長官都看不到的話,他們應該更不可能看到。還請長官切勿刁難。)

--

最後,耐人尋味的是,看報導裡這封公文的發文時間,還恰好就是520當天。

這到底是役政署長林國演,刻意要搶在就職前幾個小時留下這「馬政府的痕跡」?

還是在就職後才發布?

不得而知水塔過濾器

如果是前者,我真是無言。

如果是後者,新政府要當心。不要讓歷史記下:這個大刀闊斧強調轉型正義的新政府,在就職第一天派發的第一份相關公文,竟然是:

「拒向孫中山遺像鞠躬者,受罰。」

更多udn報導:21歲台正妹 如何奪全球代言?? 誤入超商點速食 店員照樣端出套餐

★更多相關新聞

太陽花撤告爭議 黃國昌駁江宜樺:馬、江二人最沒有資格埋怨
324占領政院撤告 葉俊榮:不會影響警察執法士氣
政院撤告太陽花 基層警察:亂了
江宜樺批撤告太陽花沒有是非 政院尊重
政府對太陽花撤告 葉毓蘭:台灣的文化大革命揭開序幕全戶過濾器4874B65186C19500
, ,
創作者介紹

楊雅霞

cds3wholl913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